A+ A-

景珩眸子骤然放大:“喂,你干什么?”

温尔对上那有些受惊的眸子,“你身上其他擦伤可以不管,但腿上的刀伤得处理。”

“不用。”景珩冷漠拒绝。

他现在非常清楚自己没有穿**,要处理大腿上的伤,就得……

等等!

“我的裤子呢?”

一天了,他才突然想起注意,自己下半身的裤子已经被人换了。

“我给扔了啊!”

裤子上都是血,而且已经被划烂,难不成补补再穿?

景珩关注的重点不是这个!

“你….你换的?”

温尔点了点头:“你放心,医生眼里没有性别的。”

虽然她是颜控,但最起码的职业操守还是有的。

景珩呼吸粗重堵闷了几分,“我自己身上的伤我很清楚,伤口没多深,这个不用你管了。”

温尔看他的视线多了几分探究,试探出声:

“喂,你不会是害臊了吧?”

景珩:“……”

除了小时候,还是头一回被一个女人看光了全身……

见景珩沉默,温尔忍俊不禁发出一声嗤笑,也不再去逗弄他了。

“行,要是觉得哪不舒服,跟我说。”

景珩看着那抹身影离开,只觉得脑门一片燥热。

这地下室通风真差!

……

等景珩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见他睁眼,一个有着标致五官,看似很是可爱的英国女孩冷淡出声:

“醒了?”

景珩眯了视线,用英文回复:

“你是谁?那个女人呢?”

“你找温尔?她回国了,让我照顾你。”

“回国?Z国?”景珩有些意外,把他扔下,说走就走了?

“嗯,温尔都交代好了。”莉莉说着,从一旁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景珩——

景珩伸手接过,还在思想那个叫温尔的女人时,莉莉又拿出一个东西:

“你要想上洗手间,提前跟我说。”

景珩触及到她手里的成人尿片,一股莫名的气憋在胸口,出也不是,进也不是。

……

Z国B市机场。

晚上,温家。

温尔拖着行李箱进门,保姆把她的行李接过手,引到了餐厅去——

她母亲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去世,张茹雪半年后就进了门。

再娶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值得一提,比她大一岁的温涵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这就意味着,在她母亲去世之前,父亲已经伤害了她和她的母亲……

这张茹雪如果是个心善的主儿,她虽然做不到接纳,但最起码的尊重和场面还是要给的。

可偏偏插足别人家庭的注定就是绿茶白莲。

那时她年纪小,明里暗里的欺负委屈一天要上演好几次,好在十四岁的时候,爷爷送她出了国……

她这次回来,也是因为老爷子的传话。

他心脏已经换了一次了,再高的医疗技术也有上限,老人活的明白,也洒脱,已经开始安排后事了。

本来是想把手里的一些财产分一分,但张茹雪温涵他们三个占着自己人数优势,要占大份不说,还过分想要把她挤出去……

她虽然不看重钱财,但哪怕捐出去,也绝对不会便宜了张茹雪他们三个。

更何况,爷爷从小疼爱她,他身体不好,她回来尽孝也是应该。

再加上她本身就是心胸外科的医生,对爷爷的身体也有帮助,这才回来的。

否则,谁想天天看到这几个碍眼的东西!

小说《暖婚蜜爱:景少宠妻至上》第4章我裤子呢?试读结束。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