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良缘:老公很特别

惊世绝伦

这里为大家带来主角是苏苏张子元的小说《天生良缘:老公很特别》精彩完结版阅读,天生良缘:老公很特别是作者惊世绝伦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阅读。“我说过,你们消灭不了我,就算你是我的女人,我也不能容忍你有消灭我的心,所以,我只好杀了你。”张子元突然一手掐住我的脖子,狠狠的用力,强烈的窒息感让我不停的掰着他的手指。,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九点了,坏了上班迟到了,心里想着完了完了,非得被骂死。昨晚那场风流韵事还记

状态:未完结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惊世绝伦

时间:2020-09-09 18:43:09

精彩章节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九点了,坏了上班迟到了,心里想着完了完了,非得被骂死。昨晚那场风流韵事还记忆犹新,脸颊微红,环顾四周,张子元却不见了踪影。我也没再多想,赶紧起床洗漱,一步并作两步出门打车往公司奔去。

刚进公司,便迎头碰上了我的顶头上司。我咧着嘴点着头陪笑着:“李总早!”“还早?苏苏啊,都几点了?昨晚上哪疯去了?还知道来上班。”小胖李一说昨晚去哪疯了,脑海便想起昨晚与张子元的风流快事,我便忍俊不禁的脸红起来。“不好意思陈总,早上睡过头了。”“行了,都老员工了,以后注意点。一会集团的执行董事要来,以后多注意点……”正在这时,正巧看到张子元身穿西装白衬衫,一副正派的朝自己走来。我大吃一惊,我操,这大白天的,鬼都不怕光了?都能直接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来了?我惊恐的望着小胖李的身后,小胖李看到我惊恐的眼睛,并顺着我的眼光回头望去,立马小胖李转身点头哈腰起来:“哎吆,陈总,怎么来这么早,辛苦您了。”什么?陈总?他不是叫张子元么?怎么成了传说中的执行董事大少陈元兴了?有没有搞错?“嗯,不早了,准备开会吧。”“好的,我赶紧通知其他部门,召集开会。”留下我一脸茫然。

在会议当中,我脑子一直萦绕着恍惚,张子元难道不叫张子元,是陈元兴?这时候执行董事陈元兴问小胖李:“刚才你跟一起站着的那个女同事是哪位?”小胖孙立马赔笑着说着:“哦,是行政部的苏苏,刚才迟到一会,我已经训斥她,以后我会注意了。”我一听是在叫我,我立马从走神中清醒过来,听到小胖李说我今天迟到的事,一阵尴尬。但是此时陈元兴却说:“嗯,以后让苏苏给我当私人助理,以后只属我分配。”什么?为什么是我当助理,还是他私人的。同事都是一阵吃惊,都露出羡慕的表情。我却有些默然,心里不是很舒服,难道他晚上折磨的我还不够么?还要白天也让我不安宁,无可奈何,我也就认命了。

浑浑噩噩,什么事也没做,今天在公司闲了一天,自从陈元兴宣布让我当他的私人助理后,公司就不给我安排其他活计了,便无聊的等待着下班。马上下班的时候,接到了张绍武的电话,说已经来到本市了,让我去接他。听到张绍武的到来,瞬间拨开云雾见日出了,心情好了几分,收拾收拾东西便去车站接张绍武了。

“小武子,我在这呢!”我向着在人头攒动中东张西望的张绍武招手喊道。

张绍武看到我在想他招手,便朝我这边挤了过来。马上快过年了,车站慢慢都是归乡过年的人,看着张绍武快过年了还大老远过来帮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真是不好意思的,过年了还让你跑一趟。”“跟我还客套啥啊,在家也没事待着,还不如出来溜达溜达,再说是你的事,当然要亲自来看看你了。”这话说的我心里暖暖的:“赶紧走吧,我带你吃饭去。”于是我们相对而笑的搭了个车便朝着我家附近的一家餐厅奔去。

我们点好了饭菜后,等菜的时间,我便对他抱怨了起来,便把昨晚张子元再次出现,我从状元堂用一万块钱买来的纸符、桃木剑和噬魂液,对他一点用都没有,说那刘大仙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噼里啪啦的把心中的不满和昨晚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我省略了昨晚我被张子元这个色鬼猥亵的事情和过程。张绍武听着我的抱怨,一直微笑着,等我说完,便开口说话:“对于纸符可能是印刷厂印刷的,如果是这样的压根没啥用处,那红墨里根本没有朱砂。刘叔现在竟然也干这事了,开始行骗了?”张绍武沉思一下继续说:“你说桃木剑对他都没啥用?”我回答说是啊。张绍武又陷入一阵沉思。沉思过后,他便说这事有些麻烦了。我心里一惊,说:“小武子,你不是受过你爷爷的真传啊,还是关门弟子,你看怎么办吧。”我有些急了。张绍武说:“我只是说有些麻烦,又不是没法解决的事,你着啥急啊,嘿嘿。”他到轻松的笑了起来:“不过,我爷爷的死,还跟这件事有关系。”我吃一惊问怎么回事。张绍武就把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当年我们进去墓穴送亲时候,我迷迷糊糊的跟着拜堂的喊声点头鞠躬,说到底,当时我受到了那厉鬼的迷惑,那厉鬼也布了个阵法,迷住了张老爷子眼睛,当时没看到这些。在模糊中是我跟那只厉鬼拜堂成亲的。当时见我没有出,张老爷子赶紧回去找我,便与那厉鬼起了冲突,便开始斗法,那只厉鬼法力不低,把张老爷子的道袍都撕的粉碎,就快张老爷子快支撑不住的时候,这时候一声金鸡名叫,响彻整个墓穴,天要亮了,鬼气减弱,张老爷子趁着此时机会来了,便也不与厉鬼死斗,赶快抱起我跌跌闯闯的便逃了出来。后来在我昏睡期间,张老爷子又做法和厉鬼谈判,无可奈何,厉鬼只能答应着给我二十年的时间,二十年后会再来找我,还要每年的初一十五到墓穴焚香烧纸。这些都是张老爷子家替我烧的纸钱。他们张家还保我平安。因此,二十年后,也就是现在,那只厉鬼突然找到了张老爷子,让张老爷子遵守承诺,但是张老爷子那时候年事已高,但是依旧不像厉鬼低头,便想收了他,但是却遭到了毒手,张老爷子开始病入膏肓,迷迷糊糊一直说胡话,七天后突然张老爷子清醒起来,把张绍武拉到身边说了只有収了这只厉鬼,才能保我一生平安。再交代些他们山门密宗,吩咐了下家里的事,便溘然长逝。

听到这,我已经泪流满面了。没想到张老爷子的去世是因为这件事,临去世还想着保我平安,我既感动有内疚。张绍武也忙着给我手纸让我擦拭眼泪。

我们吃过饭,便带着他去了我的住处,因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便让他住在沙发上,正好给我“看大门”。这样就不会在受到张子元的骚扰了。张绍武便在我家贴满了他自己带来的纸符。并跟我信誓旦旦的说,他今晚要是敢再来,我便收了他,我开他玩笑的说问他到底行不行啊?传承了张老爷子的多少本事什么的。我们相互打趣嬉笑一番后,心里便没那么低沉紧张了,便各自睡去了。

有张绍武在,我安心多了,这几天发生太多的事,身体乏力,便沉沉的睡着了。当我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冰凉从我脸上划过,我被突如其来的抚摸吓一哆嗦,立刻惊醒了过来。进入眼帘的就是张子元的那张迷人的帅脸,虽然这么好看的脸,对于出现在我的眼前,还是着实下了我一跳,嗷的一声坐了起来,张子元还是那副冷冷的表情看着我。这时候,我的那声尖叫把客厅正在睡觉的张绍武惊醒,立马起身推门便闯进了我的房门。进入房门便看到站在床边的张子元,也是吃了一惊:“你还挺大胆,爷爷在此你还敢再来。”张子元冷哼一声,白了张绍武一眼。张绍武看到张子元不买自己的帐,便掏出从老家爷爷那留下的噬魂液,便泼向了张子元,张子元没有反应过来,做出反应时已经来不及了,一番躲闪后,一些噬魂液还是溅到了他的身上。张子元刚才高冷的姿态也顿时变换成了惊慌失措,瞬间被溅到的地方青烟冒起,犹如火吞纸张一般,逐渐蔓延开来。张子元突然转回头怒视着我:“我说过,不要再试图想消灭我,即使你是我的女人,我也会杀了你。”我蜷缩的身体听到他这么一说,吓了一哆嗦。张子元说完便向着张绍武冲了过去,张绍武看张子元向自己扑了过来,便一闪身,就地一滚,便从卧室门口一下滚到了客厅,这时候张子元也追了出去。张绍武滚到沙发前一下抓起带来的行李,迅速的从行李里掏出了一把铜钱剑,朝着追出来的张子元迎了过去,张子元伸手去抓张绍武,张绍武突然亮出了铜钱剑,张子元伸出的手恰巧抓在铜钱剑上,张子元受到一阵电击一般的刺激,立马送了手。站定了的张子元恼羞成怒,怒目圆睁,眼睛发红,在黑压压的房间里变得更加黯淡,那双红眼在黑暗的房间内显得更加诡异。

张子元和张绍武就这样相对的对立着。张绍武愤恨的说:“厉鬼,你已经把我爷爷害死了,现在也算是一命换一命了,不要再纠缠苏苏了,我劝你赶快去地府投胎重新做人,如果你再执迷不悟,我今天就让你灰飞烟灭。”张子元冷哼一声说:“你爷爷是活该死,你爷爷都奈何不了我,就你,哼哼。”说到这张子元又开始对张绍武出手,两人又打在了一起,电闪雷鸣,火光四射。但是很快,张子元由于被噬魂液溅到了,使他元气大伤,同时他也小瞧了张绍武的本事,没想到这小子比他爷爷还难对付灵敏,很快张子元便在两人打斗的过程中处于了下风。张绍武决心要收了这只厉鬼,并不打算给张子元喘息的机会,便立马又开始冲过去继续打斗。张子元开始感觉力不从心,只有招架的力气,没有了还手之力,此时,张绍武趁张子元不注意的时候,从身上抽出了捆龙锁,朝着张子元扔过去便捆住了张子元。张子元大惊,瞬间倒在地上,挣扎不断,在地上滚来滚去,张子元越挣扎捆在身上的捆龙锁就越紧,勒的张子元十分难受。看到张子元被捆龙锁捆住,张绍武终于送了口气。

“今天我就替天行道,厉鬼准备受死吧。”张绍武气喘吁吁的说着,便从行李里拿出一身道袍穿在身上。找来一个桌子,又从行李里拿出香炉蜡烛,把银碗酒杯一些法器摆在桌子上,点燃蜡烛,银碗倒入糯米,酒杯倒入黄酒,拿出桃木剑,插上纸符,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一看就是不知道这样摆了几次阵才练出了这么习惯的动作。

张绍武一边舞弄着剑插纸符的桃木剑,一边大声的念着:“天地无极,老祖在上,弟子请命,降妖除魔。”只听砰的一声,桃木剑上的纸符燃烧了起来,张绍武含了口黄酒,朝着燃烧的纸符喷了出去,一条火舌照亮了整个房间,地上的张子元在不断的扭动着。我看着地上不断挣扎的张子元突然心里出现了一丝怜悯,看着他就要灰飞烟灭,心里有些不忍。张绍武抓了一把糯米扔在正在挣扎的张子元的身上,颗颗的糯米跟子弹一样打在张子元的身上,发出啪啦啪啦的声音,张子元发出凄惨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张绍武举着桃木剑,闭着眼睛,嘴里嘟囔着听不懂的咒语,等张绍武念完咒语,正要把燃烧的纸符投向地上哀嚎的张子元的时候,突然黑风大起,吹的我和张绍武睁不开眼睛,张绍武大叫一声不好,只听啪的一声,捆在张子元的捆龙锁直接断裂开来,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房间里,拉起躺在地上的张子元,顿时消失在了空气中,随之黑风瞬间停止,就跟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我们睁开双眼的时候,房间里已经空空如也,我们都为刚才发生的事困惑不已,四目相对,疑惑万千。

现在事情越来越诡异,看来还不止张子元一个厉鬼,原来他还有同伙,就在将他灰飞烟灭的时候却被同伙救走了,而且道法不一般,竟然在张绍武的眼皮子底下把人给抢走了。我们两人也是无言以对,心里都各自产生了很多的想法,我心里更是疑惑不解,张子元和陈元兴是什么关系,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我心里决定,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为了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个清楚,我按耐住心中的紧张与不安,第二天还是按点去了公司,看看执行董事大少爷赵元兴是不是会去公司,如果是去了公司,并没有什么异象,便说明他不是厉鬼张元兴,如果他没有去的话,很有可能说明他就是张子元,昨晚的打斗,差点让他灰飞烟灭,必定让他大伤元气,在短短的几个时辰里,他不能恢复的那么快。怀着这样的疑惑和张绍武说后,张绍武听后我的疑惑,感觉也很有道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给我了一个纸符折叠成三角形的护身符给我,说只要不是外力或者自己亲自摘下来,厉鬼不会靠身的,于是我安心了不少。少许,收拾完毕后,便出发向着公司去了。

来到公司,大少爷陈元兴果然不在,心中不免大喜,果然不出所料,陈元兴果然就是厉鬼张子元,同时心里却莫名的为张子元担心起来,怎么会有这样的心理,我也被自己搞得莫名其妙,明明是他一直在纠缠着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难道就因为他曾经侵占过我的身体?想到这我脸燃烧了起来,羞的自己不敢往下想。悄悄走到同事娜娜办公位小心翼翼的问探起来:“哎?娜娜,咱们那个代理执行董事大少爷陈大少爷怎么没来呢?”“哎吆,怎么了大美女苏苏女士,才刚当了人家的个人助理,就一晚上没见就想人家了?”我被同事娜娜调戏的一阵害羞说:“娜娜你说啥呢。”便捶打了一阵娜娜。这时候,娜娜努努嘴示意我:“呐,你想的那个白马王子来了。”我朝着他尖下颌指的方向扭头望去,果然,看到陈元兴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正从公司门口走了进来,我们四目相对,他便开口说:“苏苏,到我办公室一趟。”我听到这一声,身体不禁颤抖了下,浑身开始打颤,什么情况,思维有些错乱。娜娜淫笑着推了我一把:“说曹操曹操到,你家帅哥找你了,还不快过去。”我脸色一阵惨白,娜娜哪里知道我内心的恐惧,我木然的看了眼娜娜,娜娜那一脸淫荡的笑,我恨不得想抽他一巴掌,浑身抖动着,脚步如千金重,转身沉重的向着陈元兴的办公司走去,没走两步便回过头跟娜娜小声说:“你要是发现我在陈总办公室有什么异常就赶紧报警。”留下娜娜一脸的疑惑,转身便走进了陈元兴的办公室。

我颤颤巍巍的走进陈元兴的办公司,身体抖动着关上了办公司的门。陈元兴看到我进来说了声请坐,我颤抖的身体没有坐下,只是站在原地抖动着。“怎么?你冷么?抖的这么厉害。”陈元兴问。“没没,不冷。”我带着颤音的回答道。“让你来也没什么事,就聊聊天,彼此熟悉下,以后做我的助理了,工作中相互理解,相互配合好……”说了一些工作中客套的话,我也只是嗯嗯的应允着,突然他吧话锋转到了我的生活中:“苏苏,你有结婚了么?”我对突然转变的话题一下惊醒了起来,眼睛看着他,但是很快又垂下眼神说没有,我如实回答。“那你有过婚事么?以前有过孩子么?”我被问的莫名其妙,什么跟什么嘛,我还是没男友的大姑娘好吧,虽然有跟那个色鬼张子元有过一夜的人鬼情未了,但是那也不能算什么啊。我疑惑的盯着他。他看我有些抵触这些问题,便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是随便聊聊,没什么坏意。”便随便又聊些工作中无聊的事,我便悻悻地走出了办公室,长吁了一口气。

从办公室出来,我挠着头,有些陷入疑惑,张子元和陈元兴是不是同一人呢?如果是一个人,那昨晚的打斗张子元已经元气大伤,没有可能恢复的这么快,要不是同一个人的话,为什么会长着同样的一张脸,而且今天在办公室谈话时总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我脑袋都要炸了。没有什么想法,便求救于张绍武,便给张绍武发信息把今天的事一五一十的发了过去,希望他能帮我判断一下。不一会便收到了他的回复,回复基本内容便是据他猜测,应该不是一个人,但是他们两者之间肯定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多少有些联系。我看着张绍武的回复,有陷入了沉思,两人会有一定的关系,到底是有什么关系呢,想的头都大了。

想的太多,脑袋里浑浑噩噩,变得不大清醒,一天又是无事可做,等待着下班时间。在煎熬着终于到点下班,打卡走人。走在北风的呼啸中,终于北风的凛冽吹走了一天的郁闷与浑噩,我深深吸了口凉气,感觉浑身舒坦,悠然自得的想着马上过年了,回老家可以大吃特喝的养肉了,想到这便嘴馋起来,便给张绍武打电话约他去某某烤肉店去吃烤肉。约好便挂断了电话,准备大步往家走的时候,突然一辆车挡在了我的面前阻碍了我的道路,我刚要开口就骂的时候,看到这辆车不一般啊,还是限量版的兰博基尼,我瞬间眼睛都看直了,下巴都快掉到脚面子上了。这时候从车里冲下了两穿着黑衣,戴着墨镜,光着脑袋的大汉,一下把我抓起如同拎只小鸡一般,扔进了兰博基尼里,没想到第一次坐豪车竟然是被这样扔进车的,我还没反应过,两个大汉一左一右的把我夹在后座,捂住了我刚要喊救命的嘴。另一个掏出一条绳子把我双手双脚捆了个结实,拿出黑胶带,粘住了我的嘴,我大口喘息着,瞪大了双眼惊恐的望着他们。他们一句话也不说,沉默麻利的做好了这一切,最后拿来一个黑袋子便套在了我的头上,我便什么也看不到了。只听到发动机的轰隆声和随着方向盘左转右转的晃动,我已经吓破了胆,天哪,我是被绑架了么?是劫色还是劫财,可是我就一个普通白领,能劫我多少财啊?难道劫色?我有这么美么?还值得劫持去啪啪么?又想会不会把我杀了啊,这下完了,我还没结婚呢,还没报答父母呢,今天刚约了张绍武吃烤肉呢,我不去他会不会心思我放他鸽子啊,什么跟什么啊,都现在了,我竟然还想着吃,我真是服气我自己了。

兰博基尼左拐右拐,大约行走了半个多小时,一路颠簸不断,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我心里害怕极了,不住的呜咽着。这时候兰博基尼在一阵颠簸后便停靠了下来,我的脑袋依旧套着黑袋子,夹在一边的大汉把我往外拉,里面的大汉把我往外推,就着样被架了出来,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崩溃,身体也变得特别敏感,他们碰我的每一块肌肤我都要痛苦的哀嚎着。

两个大汉拉扯着把我拎到了一处空间,瞬间松手我便躺在了地上,摔得我身子发麻,我依旧呜咽着。这时候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妈的,他是老子的女人,动作给老子轻点。”随后便传出我身边两边两个大汉的声音“是。”也没有多余的话,看来这是两个大汉的指派者,随后让两个大汉给我松绑,摘下了套在我头上的黑袋子,这时候我边忙着用解开的手撕开粘在我嘴上的胶带,然后环顾四周,发现我身处一个小黑屋里,光线不是很好,心里不免又是一阵担心。“你没事吧?”有个温柔的男人的声音在我不远处响起,我循声看去,模糊一片,这时候啪的一声一盏昏黄的电灯亮了起来,瞬间的光光亮刺的我眼睛睁不开,不自觉的用手遮住光的来源,等光线适用了光线,寻声望了过去。这一眼下了我一跳,看着这张帅到恶心的脸,不禁一哆嗦,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顶头上司—赵元兴。

我顿时紧张坏了:“你想什么?”我颤抖着声音发问道。他立刻变得无比温柔的说:“你别紧张,我只是想直接问你一些事,在公司不大方便,所以用这样方式请你过来。”我心想,这他妈是请么,明明是绑架好么,但是我不敢表露出我的愤怒来,我真的害怕把它惹怒了直接害死我,我只能委屈的看着他,让他问吧。陈元兴看了眼两边的大汉,说道:“没你俩事了,你们先出去吧。”两个大汉便朝着陈元兴点了点头,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只留下我俩,我也感觉稍微轻松了一点。我开口道:“有什么话你就问吧。”陈元兴便也没有顾忌的问了起来:“苏苏,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便感觉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你知道我是你的谁么?”我被问的一头雾水,摇了摇头,陈元兴突然激动了起来,突然拉住我的手,我被他的举动下了一跳。他炽热的眼神望着我说道:“我是你的男人啊,你是我老婆啊,难道你都忘记了?”我听到这话吃惊的望着他,什么?我是你老婆?我擦,我是穿越了么?等下,这话怎么这么耳熟,我是不是还在那听过,哦,对了,是张子元,他在把我占有之前,也说过这样的话,难道他们真的会有什么联系,怎么都说着同样的话。接着他说的话让我更是吃惊,他说:“就在三年前,我们举行了婚礼,婚后不久你便生了我们的孩子,难道你都不记得了?”我听了后我头都大了,张元兴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啊,我和他结婚了,而且还生了个孩子,我的天呢,我还是大姑娘竟然结婚生孩子我都不知道,是他疯了的疯言疯语还是我有遗忘症,自己结婚生孩子都不知道,我直接懵逼了。只能吃惊的瞪着他的眼睛。

就在这时,屋外突然出现了打斗声,随着两声闷响,有人一脚踹开了这个小黑屋的门。外面也应经是天色朦胧渐渐黑了下来,踹门进入的人站在门口,我和陈元兴被这一觉都吓了一跳,都扭头看向了门口的黑影。黑影此时加速来到我们跟前,朝着赵元兴就是一脚,嘴里骂着粗话“去你妈的”。赵元兴被一脚踹出去老远,吃痛的蜷缩在地上不住的呻吟,我听到这骂声,心里顿时有了安全感,是张绍武来救我了,我再也承受不了最近发生的这些事了,委屈的哭出了声,眼泪不住的奔涌下来。张绍武听到我的哭声,连忙过来扶我,看我有没有受伤,张绍武把我扶起,看我没有受伤,便放心了。然后朝着还在地上呻吟的赵元兴走去,又是一顿暴打,边打边骂着脏话,最后把赵元兴打的都要断气了才停住了手,放了句狠话说:“要是再他妈招惹苏苏,老子不是暴打你一顿了而是直接要你小命。”说完张绍武便扶着我颤颤巍巍的的走出了小黑屋。

回到家,我还惊魂未定,坐在沙发上发木,张绍武从厨房给我端来一杯热水,让我捧在手心暖和,我被张绍武的细心有些感动,感激的看着他向他点了点头。我便开口问他是怎么找到我的,他笑了笑说是给我的那张护身符起了作用,当天我约他去吃烤肉,一直等不来,便怀疑我出了不测。赶快回家,请了法坛才确定了我的位置,便准备去找我,打车来到一块山野之地,发现有座别墅,门口还有两个人站守,便收拾了站守的两个人,踹门而入了,以后的事我就都知道了。我不禁佩服张绍武的机智与勇敢,一次一次的救我,我心里更添了一份感激。

张绍武看我不是那么惊魂不定的样子了便让我去休息,我被折腾这么一宿,也开始有些犯困了,正准备离开进卧室睡觉,张绍武便收拾起坛时布置的东西,无意间瞥到爷爷留下的行李里有一个很不起眼的锦囊,便顺手拆开看,里面有张黄纸,打开黄纸一看内容,顿时张绍武喊住了正往卧室里走的我,我听到喊声,便折返回来,一起看着他手里的黄纸。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黄纸的大约内容是:张老爷子,通过不断地研究,得知张子元就是那个厉鬼,他前世是个大少爷,因病早夭,魂魄不甘心,一直游荡在古墓,直到我们小时候不小心破入古墓,沾染了阳气,才起了风波。但是张子元的魂魄并不全,人有三魂七魄,张子元只有两魂四魄,其中的一魂三魄却附着在了一个叫陈元兴的身上,所以导致陈元兴从小就体弱多病,也巧,陈元兴命理有劫孽缘。张子元一直想把那一魂三魂夺回来,却机缘未到,一直未得逞。

我们看到这面面相觑,正准备接着往下看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一个黑影一闪,突然,手里的黄纸瞬间燃烧了起来,我们赶紧往地上一扔,连忙用脚去踩,但是熊熊的烈火,仍像猛兽一般,死死的咬住黄纸,不一会便只剩下了灰烬。后半部分内容我们还没看,便只剩下一堆灰烬,我们无语相对,又是黑影,肯定又是那个救走张子元的那个黑影,事情越来越诡异,越来越迷茫,看来想要解开后半段的内容和这些谜团,我们必须得亲身经历才能知道,我们要学会主动出击,主动探寻,才能得知真相与目的。

张绍武看着地上已经变成灰烬的纸末,微微发愣,看来这个黑影,跟张子元之间的关系很好,如此三番的帮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算了,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天色已经很晚了,苏苏现在这种状态,还是先休息吧。

这里为大家带来主角是苏苏张子元的小说《天生良缘:老公很特别》精彩完结版阅读,天生良缘:老公很特别是作者惊世绝伦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阅读。“我说过,你们消灭不了我,就算你是我的女人,我也不能容忍你有消灭我的心,所以,我只好杀了你。”张子元突然一手掐住我的脖子,狠狠的用力,强烈的窒息感让我不停的掰着他的手指。天生良缘:老公很特别推荐指数:★,看了天生良缘:老公很特别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玩客书屋哟。

热门推荐

点燃的红色蜡烛图片(14张)

清丽高雅的满天星图片(21张)

圣诞树上的小挂饰图片(16张)

各式各样的相机图片(24张)

野生蜥蜴高清特写图片(16张)

荡秋千的人图片(15张)

各种颜色的骰子图片(28张)

阅读打开的圣经书籍图片(16张)

纯洁的野生雏菊图片(19张)

吸取植物汁液为生的象鼻虫图片(14张)

手工葡萄树图片大全

手指点画葡萄图片

手工葡萄图片

手指点画葡萄图片大全

手机照的大棚葡萄图片

手指画葡萄图片

手指画葡萄图片大全

手指画一串串葡萄图片

手指葡萄图片

手指葡萄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