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捡个王爷覆天下

山河令:捡个王爷覆天下 连载中

山河令:捡个王爷覆天下

时间:2020-03-24 06:55:44 分类:都市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进酒 主角:林执赵衍煦

新书推荐,《山河令:捡个王爷覆天下》由进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执赵衍煦,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个闻所未闻的山河令,她家族一夜覆灭,不得不与从狼嘴里抢下来的那个嘴损又烦人的杀千刀合作,查探家族覆灭的真相。装疯卖傻也就算了,还要嫁给他做小妾?她现在剁了自己踏上贼船的这双脚还来得及么?...林执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磕磕绊绊开口道:“你你你!你说谁丑丫头?”原来她最在意的是这个!可那半死不活的男人似乎并不想理会她,而是将手中的剑当做拐杖想要站起来。林执见状,也没空深想,连忙阻拦道:“你

她捡到连愆时,他就是一副被追杀逃进狼谷的狼狈模样,这么多天过去,追杀他的人若发现了他还没死,必然会再度有所行动。林执漫不经心道:“你我还真是有缘。我们家是怀璧其罪,连公子又是为何被追杀的?”

林执本就是随口一问,问完甚至还有些后悔——两人这些天的相处,林执已经隐隐能看出这人防备心很重,这么多天都没有丝毫想要说明自身情况的意愿,她这样突然询问,会不会有些冒昧?

连愆半晌不答,林执的心中就更忐忑了。她轻咳一声掩饰尴尬,还维持着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漫不经心地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道一句:“不想说就不说,你那副表情是什么意思?”

“……”良久的沉默后,连愆忽然出声,沉沉道一句:“树大招风。”

他能说这么一句就很不容易了,林执生怕再问下去气氛就又变得诡异,赶紧打住,没再问下去。

可连愆似乎却似乎是放开了,继续道:“家里两位兄长眼红父亲偏爱我一人,为了家业就……”

林执无言以对。

比起外乱,这种内斗似乎要恶心得多,林执一时都找不到措辞来安慰他。

顿了顿,林执问道:“你父亲既然疼爱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吧?”

“……”连愆又是一阵沉默,继而神色更为复杂道:“我很早就知道,父亲最中意的继承人,其实是他最小的儿子。只是我这个弟弟年纪太小,父亲恐其为人所害,便将我提出来做个活靶子。”

借刀杀人玩得那叫一个开心!

林执:“……”得!她跟这个嘴损的玩意儿呆的久了,连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都精通至此了。

无奈,林执只好转移话题:“那群人肯定会想到我们是往无光镇的方向去,我们得尽快,找到我要找的人就把你送到北境。”

连愆“嗯”了一声以示回应,不知道是不是林执的错觉,连愆的神色越发阴郁了起来。

不会是她勾起什么不好的回忆吧?想想也是,被兄长暗杀也就算了,自己亲爹还在背后推了一把手,个中苦楚,想必只有当事人才能切身体会。她好歹还有个报仇的信念,可连愆呢?他真的能找自己的父亲和兄长报仇吗?

后半段路,两人谁也没有开口,两匹马跑了一晚上,精疲力竭,才终于在天蒙蒙亮时赶到了无光镇。

无光镇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是个背山的小镇,终日不见阳光,与冰雪相伴,有本事的自然离这里远远的,剩下的就都是一些老幼妇孺、非伤即残。

城门口连个守城的都没有,两人大摇大摆地进了城,沿路打听,才找到小镇唯一一家客栈落脚。

客栈的掌柜是个身患侏儒症的男子,站起来都还没有柜台高,见到有客人也是神色恹恹,冷淡道:“客房只有一间了,二位住不住?”

林执听完就要炸——这鸟不拉屎的破镇子哪来那么多投宿的?满城就你一家客栈我们不住又能去哪儿?!

她几乎立刻就明白了,这客栈生意不好,客房落得灰太厚,这掌柜已经破罐子破摔,懒得收拾了。

生意做成这样,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连愆顿了顿,平静道:“我们找到人便走。”

林执想起先前截杀他们的人,也觉得此地不能久留,便道:“一间就一间吧!送些吃的到客房,准备些干粮我们晚些时候带走,再帮我们喂喂马。”

林执话音刚落,连愆就已经丢了锭银子过去,掌柜眼中总算多了丝活气儿,热情了起来:“哎!二位客官楼上请!”

少顷,两人在客房中安顿了下来,许是得了一笔横财,掌柜总算良心发现给拾掇出个宽敞的客房,端上来的饭菜也是有荤有素卖相甚佳。

林执虽然饿,却也没忘记打听:“掌柜的,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铁匠,叫黑瘸子的?”

掌柜原还乐呵的脸上突然一僵,继而皱眉问道:“你一个外地来的,怎会特意打听我们镇上的铁匠?”

“有些私事。”林执打着哈哈将话题岔了回去:“你还没说呢,有没有这个人?”

掌柜叹了口气,惋惜道:“原是有的。”

林执心一突。

等等!什么叫“原是有的”?!

掌柜自顾感慨道:“年前,就腊月二十五,黑瘸子那铁匠铺让人一把火烧啦!唉哟那火烧得那叫一个猛哦!挨着的几户人家都烧死了好些人,你说他一个瘸子,跑得了吗?”

林执:“……”感情她辛辛苦苦跑到这里,却还是扑了个空。

腊月二十五,不就是月隐山庄大火那晚?几乎同时,有一波人在无光镇灭了黑瘸子的口……

林执更加确信,那个叫黑瘸子的铁匠是个关键。

掌柜是个很有眼色的人,见林执面色阴郁,立马道:“不打扰了,二位客官有事儿再叫我!”话落便赶忙溜走。

林执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连愆,就见他也正在看着自己。林执沉默一阵,道:“我得去铁匠铺查看一番。”

“嗯。”连愆拿起筷子,又道:“先吃饭。”

先前刚冒出头的一点胃口,在听到这个噩耗后便又缩了回去,林执吃不下,满脑子都是林家和铁匠的瓜葛。

怪只怪林遏当初藏得太好,突遭变故甚至都来不及布置打点,就受到了灭顶之灾。

那个山河令,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山河令?”连愆突然出声,吓了林执一跳,这才发现自己愣着神儿,最后一句竟是从口中直接说出来的。

林执为人,向来有几分君子的光明磊落,这些天与连愆一路,早已将其当做是自己人,便也没隐瞒直言道:“哦,就是我们家怀的那块‘璧’,腊月二十五那天我听那伙人说的,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保不齐压根就不是我们家的东西。”

连愆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忽而像是忍受不了一般嘲讽道:“不光丑,脑子怕是也不怎么好使。”

林执:“……”果然这种嘴损又烦人的玩意儿,还是直接掐死了一了百了的好!

“接下来你有何打算?”连愆问。

跟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从此相忘于江湖永不相见!

林执默默将心中所想按回去,淡然道:“去铁匠铺寻线索。”

连愆颇为直接地又捅了一刀过来:“若找不到呢?”

林执暗戳戳翻了个白眼,忍下想要将眼前这人拆了的冲动,生硬道:“照之前约定的,护送你去北境,之后做什么,就不牢连公子费心了。”

“啧。”连愆蹙了蹙眉,似要开口,却又忍住没说。

林执不再理他,堵着气倒多吃了两口饭,喂饱了自己,才开始继续思索铁匠的事。

她本想自己去探查,让连愆在客栈等消息,可被连愆态度坚决地拒绝了。

“你奔波一路,先休息!”

林执暗戳戳翻了个白眼,语气冷淡道:“我已经歇了好一会儿了,连公子,时间不等人的,万一我去的晚了,原本有的线索没有了,我跟谁哭去?”

顿了顿,林执又道:“说到底,这是我自己的事吧连公子?”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正常人都不会再多说了,然而连愆他天生就不是个正常人:“你还没护送我到北境,我可不想你半途累死。”

林执:“……”

她突然之间什么都不想说了,三步迈到床前,拉过被子躺了上去,将后脑勺对着那烦人精。

那烦人精久久没有多余的动静,林执便不由自主地去听他轻浅而有规律的呼吸声,不知不觉,竟就真的睡了过去。

只是心头装着事,这一觉并没有睡实,也没睡多久。迷迷糊糊地睁眼,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翻了个身,稍抬眼就能见到坐在桌前的连愆。他支着头,倚在桌上一动不动好似睡着了,只是呼吸粗重,眉头深锁,紧抿的薄唇毫无血色,睡得并不踏实。

林执见他额间有汗,不由下床走过去,想叫醒他。哪知还未待她开口,连愆便突然惊醒,有一瞬间,他眼中迸发而出的凌厉与冰冷让人遍体生寒。

连愆鹜地出手向林执抓来,林执隔开他的手,沉沉道:“连公子,是我!”

连愆一顿,眼中的戾气缓缓消散,终于恢复了清明。林执不由松了口气,下意识地问:“你做噩梦了?”

“……无事”连愆喝了口凉茶,呼吸渐渐平复下来,道:“向掌柜的打听一下,尽快动身吧。”

林执看了他半晌,才踟蹰着“哦”了一声出门。

铁匠铺在小镇的西边,更加偏僻荒芜,也亏得偏僻,死伤才没有多少,林执看着烧得焦黑连成片的废墟,心都跟着凉了半截,基本没再抱什么希望了。

连愆还在一旁火上加油道:“这铁匠铺烧得,风大点它就要塌了,你确定要进去?”

林执咬咬牙,扔下他就往里走去。

铁匠铺真是应了连愆的乌鸦嘴,一阵寒风拂过,门框“咣当”一声掉了半边,连带着屋顶也跟着“吱嘎吱嘎”响了起来,一副风中残烛状。

林执:“……”

连愆:“……你还进去?”

大火是从铁匠铺内着起来的,周围几个房屋还算完好,里面的尸体也都被清理了出去,只是铁匠铺被烧成这样,能不能把铁匠的尸体搬出来都难说,一个不小心就要跟铁匠作伴了,自然没人敢担这个活儿。

镇上的人也只不过是根据周围几户人家的损失推测铁匠凶多吉少,但这种推断显然难以说服林执,看不到铁匠的尸体,她就会一直以为这个很可能是个中关键的人物还活着,他知道什么。

“丑丫头!”连愆叫了一声,却没叫住林执,只得紧随其后,进了摇摇欲坠的铁匠铺。“我说……”

“嘘!”连愆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执头也不回地打断:“小声点,别把房子震塌了!”

连愆:“……”

近墨者黑,林执现在噎起人来颇为熟稔自然,噎得连愆都无言以对。

铁匠铺不大,外室摆放着打铁的炉子和一些铁器,都烧得焦黑,再往里,一扇烧成大半块炭的木门后,辟出了一个小屋,里面唯一幸存的东西就是一张烧得焦黑的铁床。

整个逛了一圈铁匠铺,却始终没找见任何尸体。

林执离开客栈前再三跟掌柜确认过,没人来搬运过铁匠的尸体,那是不是说,她可以当那个铁匠还活着?

像是看出林执的想法,连愆不咸不淡地泼了盆冷水:“也有可能是他知道什么,被人抓走了。”

林执彻底不想同这人说话了,转身便要朝外走。余光瞥见那张铁床时,鬼使神差地顿了一下,继而走了过去。

连愆满脸不解,却没出声打扰,就见林执走到床前,俯身朝床下望了一眼,继而就像呆住了般一动也不动了。

连愆这才觉出不对,忙上前摸出火折子,朝床下照了一下。床下什么物件都没有,唯独地上有三个字——赵衍煦。

那字该是用手指沾着血抹上去的,血迹早已干涸发黑。

赵,是大虞国姓。

这位赵衍煦,是当今圣上之子,我朝风头正劲的晋亲王。

“这……”不知为何,连愆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好一会儿,他才道:“也或许不是铁匠写的。”

林执淡漠反问:“可万一是呢?”

连愆还要说什么,却被林执冷冷打断:“连公子请放心,我承诺过护送你到北境,便一定说得出做得到,至于之后我要去哪儿,要做什么,都与连公子无关!”

小说《山河令:捡个王爷覆天下》第七章无光镇试读结束。

新书推荐,《山河令:捡个王爷覆天下》由进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执赵衍煦,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个闻所未闻的山河令,她家族一夜覆灭,不得不与从狼嘴里抢下来的那个嘴损又烦人的杀千刀合作,查探家族覆灭的真相。装疯卖傻也就算了,还要嫁给他做小妾?她现在剁了自己踏上贼船的这双脚还来得及么?...山河令:捡个王爷覆天下推荐指数:★★★,看了山河令:捡个王爷覆天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玩客书屋哟。

展开

读友们正在关注:

30天免费畅读
编辑刑良俊点评

编辑刑良俊点评:

这本非常好看,强烈推荐,久潇大大有很好的逻辑性想象力,让人看了耳目一新,不会杂乱无章。加油↖(^ω^)↗久潇大大,期待你接下来的作品O(∩_∩)O

猜你喜欢

  • 以婚谋爱:强势爹地撩妈咪 以婚谋爱:强势爹地撩妈咪

    《以婚谋爱:强势爹地撩妈咪》是由作者金子miss著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以婚谋爱:强势爹地撩妈咪》精彩节选:家产被夺,父亲被害,还沦落成人人可欺的小店员。林安雅发誓报仇,却惨遭男友抛弃,继母更是别有目的,死缠着她不放。直到一个小豆丁闯入她生活,从此以后,她的生活翻天覆地。最开始,小豆丁爸爸一脸鄙视,“虽然你长得不咋地,但做个奶妈还是可以的。”几年后,小豆丁爸爸一脸宠溺地搂着林安雅,“宝宝,你就是我最美的小仙女。”携手男人,虐渣打脸,却意外发现另一个天大的秘密。她的未来,该何去何...

    作者:金子miss都市小说连载中

  • 我怕惊动了爱情 我怕惊动了爱情

    小说主角是苏安悦陆冷霆的小说叫《我怕惊动了爱情》,本小说的作者是夏小霜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难产,在医院里命垂一线。他远远站在手术室门口,告诉医生:“不用管她,死了就算了。”孩子好不容易活下来,疾病缠身,她四处求医筹钱,走投无路,找到他。他却只冷漠无比的说:“自己生的野种,自己养。与我无关。”...金色年华高级会所。“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红姐给苏安悦理了理裙边,“包厢里的都是有钱的大人物,出手阔绰,你豁出去一点,一晚上挣个几千上万,...

    作者:夏小霜都市小说完结

  • 爱在你我之间 爱在你我之间

    主角是阮籽言楚丞墨的小说叫《爱在你我之间》,它的作者是酒卿悠玥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有限的生命里,阮籽言爱上了一个人。这个人成了她的劫,她的生命为之燃烧,然后陨落。...阮梓晴挂断电话,得意的笑,阮籽言,你是斗不过丞墨的。她很快给阮明宏打电话,“爸,小言答应做我的伴娘了。”“你真要那混账东西给你做伴娘?”手机里,阮明宏想到阮籽言的威胁,不放心。“当然,爸,我人生唯一...

    作者:酒卿悠玥都市小说完结

热门小说推荐

  • 凌云 凌云

    《凌云》是一本都市逆袭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北辰本尊,小说主角是林云黄梦怡,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看透世俗,誓要成王!...等到这威少离开后。“林云,你......你太冲动了,他老爸可是华鼎集团青阳分公司的股东之一,不是我们这种人能够惹得起的!”黄梦怡担忧道。华鼎集团青阳分公司的股东这一身份,在如...

    作者:北辰本尊都市小说连载中

  • 在偏执的顾先生心尖撒个娇 在偏执的顾先生心尖撒个娇

    主角是李若茜顾锦琛的书名叫《在偏执的顾先生心尖撒个娇》,它的作者是纳兰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宝贝,乖……让我走……”男子低沉暗哑的声音充满了诱惑。“不行!”软糯甜美的少女拦在机舱前,一脸坚决地不让重伤的顾锦琛熬夜出差死在国外,她不要守寡!前世作天作地非要离婚跟人私奔,落得横尸街头的下场。重生后的李若茜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抱紧自己权势滔天、俊美如斯的老公的大腿。传说中高冷无情、杀伐果断的男人,却唯独对她宠在心尖上。“报告,有人给夫人送了99朵玫瑰表白。”“关门,放狼......在房里待了一...

    作者:纳兰墨都市小说连载中

  • 无敌战王 无敌战王

    甜宠新书《无敌战王》是暗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城柳昭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五年戎马,王者归来,五年前,他守护整个国度,五年后,他守护深爱的女人,他是不败军王!...第7章叶城他们家住在一楼,门口的花草因为刚才的追债,被蹂躏的不成样子。“没有想到,叶城这个废物大头兵,竟然还认识胡总啊。”房间内,柳河得意的说道。“爸,你别老说叶城是大头兵,什么废物了。”柳昭晴一听...

    作者:暗猎都市小说连载中

  • 豪门皇后 豪门皇后

    经典小说《豪门皇后》由松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容黛霍少霆,内容主要讲述:她是一国皇后,却无声无息死在了冷宫。再睁眼时,她成了现代表面风光的豪门太太。容黛一脸迷或地盯着情敌的问小叔子:“我是正妻,只要我还在一日,她就算进门了,也只是个小妾,难道还敢爬我头上作妖?她想死么?”霍少杰,卒。大嫂,咱们能换个词儿吗?那不是小妾啊!不是小妾啊!是情敌啊!这是两个概念好吗?容黛看着小姑子一脸无辜:“生孩子?她既然是小妾,那小妾生的孩子都要交给我这个正妻来抚养,我为什么还要折磨自己生孩子?”小姑子,卒...

    作者:松子都市小说连载中

  • 都市至尊狂少 都市至尊狂少

    一声巨响,唐楚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整个人摔的昏厥了过去,但是他在昏厥之前,看到了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那是一个打着伞的女人。美,已经无法描述她!...

    作者:都尉Q都市小说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