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嗜宠:庶妃倾天下

冷王嗜宠:庶妃倾天下 连载中

冷王嗜宠:庶妃倾天下

时间:2020-03-21 10:24:50 分类:都市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一季樱花 主角:沈如颜慕霄北

小说主角是沈如颜慕霄北的书名叫《冷王嗜宠:庶妃倾天下》,它的作者是一季樱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宅深处的勾心斗角,成就了少女的倔强与坚强,后妈反间计,长姐离间计,姨娘合作计,皇子倾心计,豆蔻少女不做傻白甜,立志转型白富美,手撕绿茶婊白莲花走上人生巅峰,没有误会与童话,有的只是绝地反击与迅速成长。小白兔逆袭计顺便拉上大灰狼做合作伙伴,扮猪吃老虎,玩转宅门。...随着沈青玥的那一声尖叫,众人这才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原来门被人推开了,只见门口站了一个阴晴不定的男人,直

院落破败,那斑驳的阳光散落进来竟是泥土混合着干草的味道。

沈祁定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自己在这里到底是不合时宜,只是心中却是疑窦重生。

这沈卿莞为何能够在这个院落里待下去呢?

她好歹也是沈家小姐,莫非……

沈祁定的神色微微一敛,只按捺住自己心中的疑惑,朝着沈如颜所在的方向走去,却未曾想刚刚走出院子的门就看见林子豪带着一群人朝着沈祁定的方向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京城名少沈祁定么?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啊?莫非是金屋藏娇了?”

林子豪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折扇,一脸的痞子相,偏生此时沈祁定没有回答他,他对着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就直接奔着院子里去了。

只是院子里空无一人。

林子豪和沈祁定向来不对盘,尤其是整个京城的人都拿他们两个做比较,自然人们口中的正面例子是沈祁定,而林子豪只是一个反面例子。

“祁定兄,本来我还想着有时间约你出来喝杯茶,聊聊你的好妹妹,不过既然遇到了,那就请吧。”

一群人朝着沈祁定围了上来。

在国子监的时候,沈祁定除了和顾长安交好,这些人平日里也最多算是个点头之交,毕竟他们大多数都是林子豪身边的人,偏生此时这些人都围在了自己的面前,一时间沈祁定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莫非祁定兄是在嫌弃我们?”

沈祁定跟在沈苟毗身边多年,这气度自然也是无人能敌,“走吧。”

那天坛上,依旧是一抹月白色的身影长跪不起,只是此时她的面上依旧缚着面纱,看不清楚脸庞,只是刚才那惊鸿一瞥就已经足够让众人都将目光落在美丽的背影之上了。

“小姐,你说这大小姐当真能够坚持三天么?”

雪梅瘪了瘪嘴,“可是奴婢却觉得大小姐是一刻都坚持不下去呢?”

“这事儿到了第三天不就知道了么?到时候啊,估计整个京城都要为了大小姐的诚心感动呢。”落蔓剥了一颗提子递到了沈卿莞的嘴边。

沈卿莞悠然一笑,沈如颜如何能够坚持三天呢?

不过不论如何,到时候打脸的都是沈苟毗和云氏。

“小姐,云候府那边儿传来的消息,说是钱氏估计快不行了。”

落蔓将声音压低了说道,只见沈卿莞听到这个消息并无多大的反应,只合上了自己手中的书本,抬头朝着窗外的天空看去。

天空放晴了,万里无云。

本就是七月的天气,加上又是暴雨后的刚刚放晴,这阳光十分毒辣,沈如颜却必须得跪在这烈日之下。

她神色十分阴暗,倒是身边的翠荷不断得给她扇着扇子,而此时下方围观的民众却是在不断得议论着,“你说这沈家大小姐能够坚持多久啊?不会只是一时兴起吧?”

“谁知道呢?不过你说这娇滴滴的美人儿跪在这烈日下还真是让人心疼啊。”

“哈哈……那你娶了呗。只怕到时候你们家那母老虎……”

话音刚刚落下,外围就传来了女人的怒喝声,一时间此起彼伏的。

自从这沈如颜开始跪在这天坛之上,基本上整个京城的男人都来围观了,那些女人们一看,只觉得那慧觉大师说的更有道理了。

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这沈如颜这一下算是得罪了整个京城的女人了。

“这不是个妖孽是什么?看这个狐媚样子也知道定然不是个好东西。”

“那不是怎么的,将我们家男人的魂儿都勾走了,这还这么年轻呢,就已经这么会聊扯人了,这要大一些还了得?”

“哼……我看啊,这事儿十有***都跟这沈家大小姐有关,不然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肯定就是个妖孽。”

这样一来,沈如颜算是基本坐实了妖孽的称号,不但是如此,整个京城里都在盛传着沈如颜的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能够有如此貌美,都是喝人血。

虽无人亲眼所见,但是众人说的那是一个绘声绘色,似乎有人亲眼所见一般。

一夕之间,沈如颜已经成为整个京城里人人喊打的妖孽了。

沈祁定坐在林子豪的对面,却是神色如常,倒是那林子豪面上颇有几分自得意满,“听闻沈丞相新纳了一位贤淑的姨娘,那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寻常啊。只这到底是青楼女子,难道祁定兄甘心自己的母亲被人夺了宠爱么?”

“林兄多虑了,这本是父亲的事情,我们这些小辈如何插手呢?”

沈祁定的面色依旧淡然,他完全不知道林子豪将自己叫到这里来到底是所为何事,他悠悠得叹了一口气,“若林兄是为了文姨娘的事情,那我就无可奉陪了。在下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就现行告辞了。”

说着就要起身离开,而此时那林子豪挥了挥手,周围的人一哄而散,沈祁定疑惑得看着他,他接着说道,“若我说我找你是为了你那三妹——沈卿莞呢?”

一说道这个名字,沈祁定的身子就微不可查得颤抖了一下,只他到底是稳住了身形,“何事?”

“哈哈……我就知道沈兄不是那般无情之人。”林子豪给沈祁定倒了一杯茶,示意沈祁定坐下来,“只是没有想到沈兄竟然还这么关心自己的庶妹,当真是让子豪佩服啊。”

林子豪面带讥讽,整个京城谁不知道沈家的嫡女和庶女之间只是面和心不合,否则也不会出现之前的事情了。

只是看沈祁定的面色,只怕他还略微有些不明白。

还真是个书呆子。

林子豪在心中暗叹了一声,这沈祁定当然和顾长安两个人一样,都是读书读傻了。

“那日我在贵府后院里见到三小姐和文姨娘形态亲密,似乎私下里早就有所勾结了。而且偏生这么巧,青璃妹妹的及笄日就出现了一个大师说她是妖孽,难道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很奇怪么?”

沈祁定不傻,林子豪这么说,他自然也开始揣摩林子豪的意思,莫非林子豪是在说这一切都和沈卿莞有关系?

可是为什么呢?

沈祁定这才想起来,当初在云府的时候,明明那佛堂里的人应该是沈卿莞,可是却无端端得变成了沈如颜,那时候若不是自己及时出现,那么沈如颜就真的成为灰烬了。

“沈兄可是觉得奇怪呢?”林子豪看着沈祁定的样子也知道沈祁定此时心中定然是充满了疑惑,他也不多打扰,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

那沈卿莞竟然敢破坏自己的好事儿,他一定要让她没有好日子过。

这沈祁定虽然迂腐了一些,但是做事儿却是有板有眼的,而且越是讲究原则的人就越是不能容忍府中出现勾结的事情,

到时候若是查出了沈卿莞和文姨娘之间的事情,那么沈苟毗定然会弃了文姨娘,将沈卿莞给贱卖出去,这样一来,他就不信脱了沈府庇护的沈卿莞还有什么天大的本事,到时候他定然要让沈卿莞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谢谢林兄提醒,只是林兄是如何知道云素和姨娘之间的事情的呢?而且姨娘的姓名就连沈家的人知道的都极少,林兄是如何知晓的呢?”、

沈祁定的反问让林子豪的面色变了变,这才闷声说道,“花梦楼里还有我林子豪不认识的姑娘么?再忠贞的biao子终究是个biao子。”

沈祁定的面色由红变青,下一刻就变成了白,他僵硬着脸庞看着林子豪,“多谢林兄提醒,只是这毕竟是沈家的家事儿,还希望林兄不要多管闲事。”

说完,直接大踏步走了出去。

沈祁定的身影刚刚消失在了门口,一个白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林子豪的面前。

林子豪看到来人,翻了一个白眼,“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将事情办妥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了,我就先走了。”

“子豪,你……”

那人轻唤了一声,却只见林子豪回头看了看他,眼中露出一丝鄙夷和不屑,“别叫我,你别忘记你现在是个死人了。”

林子昕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只再抬头的时候眼眸深邃。

下一瞬林子豪就呼朋唤友去了,只剩下林子昕一个人站在原地。

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切都是沈卿莞搞出来的,既然沈卿莞这么喜欢热闹,那么自己就送给她一份好礼好了。

希望沈祁定不会让自己失望。

慕柞楠站在人群外,看着跪在人群中央的沈如颜,忍不住嘴角轻扬,其实那一日沈如颜去求过慕柞楠,只是慕柞楠并没有去见沈如颜。

他本来也以为沈如颜是个聪明人,而且若是自己娶了沈如颜就得到了沈苟毗的支持,到时候自己多了一个助力,可是如今看来,这女人不过是空有一身皮相,倒是那沈家三小姐越来越让他有兴趣了。

尤其是她看着自己的样子,那种恨意竟然让他有些享受。

沈卿莞,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走多久。

只是让慕柞楠一直好奇的是,这沈卿莞对自己的恨意到底是从而何来的,他也私下让人去探查过,但是无人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说沈家小姐在四个月之前就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

那也就是自己在沈家看到她的那一次开始。

第一百二十二章金蚕脱壳

文姨娘刚刚放下手中的书本,悄然得合上了眼眸,下一秒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争吵声。

“少爷,你不能进去啊。”

是丫鬟绿幔的声音,而伴随着那个声音是沈祁定的脚步声,“文姨娘,祁定无礼了,还请文姨娘出门相见。祁定有一一事相询。”

手中的书本轰然落地,文秀慌乱地捡起地上的书本,这才对着门外的绿幔说道,“绿幔,你让他进来吧。”

沈祁定自然知道这样不妥,不过目前的状况下若是自己不问清楚,自己是不会甘心的。

“打扰了。”

说完,沈祁定推门进去了,而此时院子里的一个身影一闪而逝。

“文姨娘,祁定有一事儿不明,还请文姨娘解答。”

“不知道少爷有何事来找文秀呢?”她眼波流转别是一番风情,身姿如柳枝般婀娜,身上带着淡淡的熏香,这种味道一点点得钻进沈祁定的鼻尖。

他到底年少,没有经历过这种场景,只觉得心中有一丝异动,但是很快就压抑了下去,冷声说道,“你和林子豪到底是什么关系?”

文秀手中的茶杯悄无声息得落在地上,啪嗒一声就碎裂开去,那茶水如同文秀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出来。

“我早就猜到了,这件事情定然瞒不久的。”

文秀悄然坐了下来,“既然公子问起来了,那我就告诉公子也无妨。其实文秀之前本事一个举人的女儿。”

只说了一句,文秀就悄然擦起眼泪来。

沈祁定看了看文秀,他一向对于流泪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办法,只手足无措。

“事情要从一年前说起,那日我上街去帮父亲买私塾里要用的东西,却未曾想到在街上遇到了林家少爷,他硬是要我成为他的丫鬟,我誓死不从。随后我回到家中才发现私塾被人砸了,不只是如此,父亲也被人打了个半死。那人还说若是我不从了林公子,就要杀了我的父亲。”

文秀说道这里,悄然去看沈祁定的面色,只见他面色如铁,她又轻声抽泣了一下,“再后来林公子来提前,父亲拒绝了他。第二日父亲就死在了回家的巷子里,小女子没有办法只有卖身葬父,这才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花梦楼,后面认识了老爷。”

沈祁定听到这里,只觉得心中万分气愤,而文秀正哭得凄惨,他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就连来之前说是要问询她和沈卿莞之间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

“却没想到天子脚下,他林子豪就敢这么做……”

沈祁定为人正直,虽然知道世间许多的肮脏事情,但是沈苟毗不让他去接触,加上云氏也是将他保护得很好。所以他虽然知道,但是却从没接触过,自然也是无从谈起。

“我知道了,这事儿我会去找林子豪的。”

却没有想到沈祁定的一句话直接让文秀跪在了地上,她轻声抽泣着,“还请少爷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老爷,我不想老爷为了文秀和林家起冲突。如今,我已经有了一个安稳的处所,我不想再……”

沈祁定的神色不定,按理说这种事情是应该告诉沈苟毗知道的,可是偏偏文秀跪在自己的面前,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他慌乱之下正要伸手去拉文秀,却只听到门陡然被人推开。

花姨娘那一张笑意盈盈和沈苟毗那张铁青的脸陡然定格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妹妹,你们这是……”

花姨娘轻声问道,她抬头看了看沈苟毗,又看向沈祁定,这才摇了摇自己手中的锦帕说道,“妹妹,刚刚丫鬟说你病了。老爷十分关心你,便让我陪着来看看你,只是你和少爷这是……”

沈苟毗甩手给了沈祁定一巴掌,怒喝一声,“给我滚出去。”

沈祁定却硬着脖子看着沈祁定,闷声说道,“父亲,事情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我和文姨娘清清白白,天地可鉴。”

“哼……你个不孝子。你可知道她是你的姨娘。”说完,沈苟毗转身看着文秀,“来人啊,将文姨娘关进柴房,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是”

外间进来一人,快速得将文秀给拉走了。沈祁定正要说话,却只见文秀摇了摇头,沈祁定只闷声跪了下去。

沈苟毗只觉得怒火中烧,先是云氏,现在又是文秀,而且如今这人却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这让他如何不发火?

“都给我滚出去。沈祁定,你留下。”

花姨娘抬眼看了看,只觉得事情也差不多了,就拜了拜直接退了出去。

…………

“什么?”

云氏手中的药碗陡然落在了地上,立即四分五裂了。

“少爷被老爷禁足了,还说在科考之前绝对不能出门。并且据说是文姨娘和少爷两个人……”

那周妈妈说了一半,悄然抬头去看云氏,只见云氏的面色已经苍白如纸了。

“文姨娘那个小**……勾了老爷还不够,还要祸害我的定儿。来人啊,我要去找老爷。”

云氏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众人阻拦不住,只好任由云氏去找沈苟毗。

“老爷,定儿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都是你惯出来的好儿女。一个聊扯姨娘,一个成为人人喊打的妖孽。云软香,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儿。”

沈苟毗将手中的东西使劲一扔,朝着云氏的脸上砸去,那是奏折,而且是王御史弹劾沈苟毗的奏折,说他治家不严。

正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如今他连家都治不好,还如何让皇上相信他可以协助他治理好整个华凤国呢?

“老爷,那是定儿啊。难道你还不了解定儿么?一定是文姨娘那个小**,都是她的错。老爷,你不要被那个狐狸精蒙住了双眼啊。”

云氏伸手去拉沈苟毗的衣摆,却被沈苟毗顺手一甩,她整个人直接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跌去。

她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晕倒了过去。

而沈苟毗只是冷冷得看了一眼,就抬步走了出去。

…………

已经过了两天两夜了,而那跪在天坛中央的身影却依旧是脊背挺直,似乎已经成为了一座雕像。

如今,整个京城的人都开始感念起沈如颜来,因为天气已经逐渐放晴了,大家都认为这是沈如颜祈福的结果。

两天过去了,那些围在外面的人都开始改观了。

“没有想到这沈家大小姐竟然能够坚持下来。”

“对啊,着实没有想到。”

“你说,莫非这大小姐是上天派来考验我们的?”

“有可能啊,之前倒是我们误会大小姐了,还以为她是妖孽呢。”

“大小姐不会和我们一般见识的。”

就在这时,在天坛左侧临时支起来的敞篷里,一个月白色的身影正悠然得端着茶杯。

“哼……气死我了,父亲非得要我在这里呆上三天三夜,我就不明白了,这些人不过是刁民,随便打发就好了。”

沈如颜怒气中烧,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这事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在故意陷害自己,可偏偏沈苟毗却让她在这里为了京城的百姓祈福。

凭什么?

她是堂堂的丞相之女,而且还是嫡女,母亲是云候府家的小姐,要她为了这些贱民祈福,并且是跪上三天三夜,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小姐,你还是出去吧,我看连翘撑不了多久的了。”

翠荷将茶杯从沈如颜的手中拿了下来,“这最后一日,你无论如何要去的,奴婢心中不安,总觉得会出事儿。”

沈如颜白了一眼翠荷,“闭上你的乌鸦嘴,本小姐说不会出事儿就是不会出事儿。”

说完,沈如颜掀起帘子朝着外间望了过去。

那天坛的中央依旧跪着一个月白色的身影,脊背挺直,戴着轻薄的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来,而那眼睛清明透亮,虽然带着一点儿羞怯,但是并不影响她的虔诚。

连翘只觉得头晕眼花,她已然在这里跪了两天两夜了。

从最开始沈如颜在这里露了面之后,就一直是她跪在这里的。

偏巧这时,膝盖上传来一阵剧痛,她的身子一个不稳,直接就朝着旁边倒了下去,加上这日头这么暴晒,她早就坚持不住,直接晕倒了过去。

周围的人一看,哪里舍得,急忙吼道,“大小姐晕倒了,赶紧来人啊、。”

沈家带来的护卫此时几乎都围在帐篷外,被人这样一吼,也急忙朝着天坛那里奔了过去。

翠荷一看,转身对着沈如颜说道,“小姐,你可千万不能出来,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于是她掀开帘子朝着天坛跑了过去。

翠荷她们的身影刚刚消失,只听到轰然一声,帐篷直接倒了下来。

“小姐,小姐在里面呢。”

跟着来的小丫头吓坏了,急忙吼道,那些护卫又朝着帐篷跑了过去。

此时众人已经围到了连翘的身边,偏巧此时从帐篷中救出来一人,只见那人也是月白色的长裙,花容月貌,赫然就是沈如颜。

众人直接揭开了连翘的面纱,虽然也是清秀的小丫头,但是到底不是沈如颜。

众人知道,他们一直都被骗了。

跪在这里的人一直都不是沈家大小姐,而只是一个丫头。

小说《冷王嗜宠:庶妃倾天下》第七章沈祁定的疑心试读结束。

小说主角是沈如颜慕霄北的书名叫《冷王嗜宠:庶妃倾天下》,它的作者是一季樱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宅深处的勾心斗角,成就了少女的倔强与坚强,后妈反间计,长姐离间计,姨娘合作计,皇子倾心计,豆蔻少女不做傻白甜,立志转型白富美,手撕绿茶婊白莲花走上人生巅峰,没有误会与童话,有的只是绝地反击与迅速成长。小白兔逆袭计顺便拉上大灰狼做合作伙伴,扮猪吃老虎,玩转宅门。...冷王嗜宠:庶妃倾天下推荐指数:★★,看了冷王嗜宠:庶妃倾天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玩客书屋哟。

展开

读友们正在关注:

30天免费畅读
编辑线和颂点评

编辑线和颂点评: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书了,的情节很吸引人,故事也很有趣。很喜欢很喜欢啊

猜你喜欢

  • 隐富小农民 隐富小农民

    主角叫杨星辰紫夜的小说是《隐富小农民》,它的作者是步惊魂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杨星辰,一个普通的小农工,莫名其妙的被人打了黑枪后偶得奇遇。从此开启流弊的人生,医术救人,灵水种田。身边佳人虽多,然弱水三千,他却只取一瓢!看一个小农民是如何带领大家科技种田,又如何将我中医发扬光大!...“艾玛,我正要找你呢,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敢朝小爷身上打黑枪,看我如何收拾你!”杨星辰的眼神里迸发出让人心悚的寒光。前面不远处是个十字路口,南北的路段没有路灯,一片漆黑,正是收拾人的好地方。“哥,他...

    作者:步惊魂都市小说连载中

  • 婚缠不休:前夫,别乱来 婚缠不休:前夫,别乱来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婚缠不休:前夫,别乱来》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叶蓁写的现代虐恋类型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我人生最难堪的时刻,是在我爸和小三的婚礼上。我闯入那个人的生活,也是在他们的婚礼上。从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头到老。他说,我们结婚吧。我说,好。早就喜欢上的人,我怎么说得出拒绝的话。他说,宁希,我们之间不谈感情。我说,好。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能守着他,也是好的。他说,我们离婚吧。我说,......“看见什么?程漾,你就算不喜欢你嫂子...

    作者:叶蓁都市小说连载中

  • 婚途漫漫:霍先生,求放过 婚途漫漫:霍先生,求放过

    独家完整版小说《婚途漫漫:霍先生,求放过》由微微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南烟霍北冥,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深爱,却变成了他的嫂子,沦为了人人喊打的潘金莲在世,沦为入狱五年的阶下囚,他却不知那夜的女人是她。五年牢狱,因为霍北冥那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她模样大变,生下死胎。五年前,她求他信她,他不屑一顾。五年后,她愿意终身为亡夫守寡,他却死缠不休。南烟说:“霍先生,我错了,我做了五年牢了,求你放过我。”他说:“放过你,除非我死。”...第1章“不是我,霍北冥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信你?那些照片的...

    作者:微微都市小说连载中

热门小说推荐

  • 凌云 凌云

    《凌云》是一本都市逆袭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北辰本尊,小说主角是林云黄梦怡,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看透世俗,誓要成王!...等到这威少离开后。“林云,你......你太冲动了,他老爸可是华鼎集团青阳分公司的股东之一,不是我们这种人能够惹得起的!”黄梦怡担忧道。华鼎集团青阳分公司的股东这一身份,在如...

    作者:北辰本尊都市小说连载中

  • 在偏执的顾先生心尖撒个娇 在偏执的顾先生心尖撒个娇

    主角是李若茜顾锦琛的书名叫《在偏执的顾先生心尖撒个娇》,它的作者是纳兰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宝贝,乖……让我走……”男子低沉暗哑的声音充满了诱惑。“不行!”软糯甜美的少女拦在机舱前,一脸坚决地不让重伤的顾锦琛熬夜出差死在国外,她不要守寡!前世作天作地非要离婚跟人私奔,落得横尸街头的下场。重生后的李若茜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抱紧自己权势滔天、俊美如斯的老公的大腿。传说中高冷无情、杀伐果断的男人,却唯独对她宠在心尖上。“报告,有人给夫人送了99朵玫瑰表白。”“关门,放狼......在房里待了一...

    作者:纳兰墨都市小说连载中

  • 无敌战王 无敌战王

    甜宠新书《无敌战王》是暗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城柳昭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五年戎马,王者归来,五年前,他守护整个国度,五年后,他守护深爱的女人,他是不败军王!...第7章叶城他们家住在一楼,门口的花草因为刚才的追债,被蹂躏的不成样子。“没有想到,叶城这个废物大头兵,竟然还认识胡总啊。”房间内,柳河得意的说道。“爸,你别老说叶城是大头兵,什么废物了。”柳昭晴一听...

    作者:暗猎都市小说连载中

  • 豪门皇后 豪门皇后

    经典小说《豪门皇后》由松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容黛霍少霆,内容主要讲述:她是一国皇后,却无声无息死在了冷宫。再睁眼时,她成了现代表面风光的豪门太太。容黛一脸迷或地盯着情敌的问小叔子:“我是正妻,只要我还在一日,她就算进门了,也只是个小妾,难道还敢爬我头上作妖?她想死么?”霍少杰,卒。大嫂,咱们能换个词儿吗?那不是小妾啊!不是小妾啊!是情敌啊!这是两个概念好吗?容黛看着小姑子一脸无辜:“生孩子?她既然是小妾,那小妾生的孩子都要交给我这个正妻来抚养,我为什么还要折磨自己生孩子?”小姑子,卒...

    作者:松子都市小说连载中

  • 都市至尊狂少 都市至尊狂少

    一声巨响,唐楚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整个人摔的昏厥了过去,但是他在昏厥之前,看到了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那是一个打着伞的女人。美,已经无法描述她!...

    作者:都尉Q都市小说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